王志綱工作室微信二維碼
王志綱工作室
微信號:wzggzswx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中文
ENGLISH
打造中國最好的戰略思想庫
行成于思
王志綱談河南新機遇丨中原方逐鹿,博浪踵相蹤
shuwon 2018/1/31
編者按:前段時間老王受邀前往中原大省河南考察,巧合的是發出邀請的兩縣相鄰僅20余公里,且與鄭州都是一河之隔。近幾年,大鄭州的強勢崛起所帶來的虹吸效應和功能外溢,均不同程度地影響著這兩個縣域經濟的發展方向。隨著大交通設施的改善,黃河早已不再是天塹,政府前二十年還捉襟見肘的招商引資工作,如今也為之一變 。想招的商招不來,高耗能、高污染的企業倒是紛紛登門,而政府心儀的招商對象往往又多是客大欺店,動輒一口氣就是要上百平方公里的土地,恨不得把優質資源全部收入囊中。

發展經濟、提質增效的壓力迫在眉睫,怎么招好商、引好資成了左右為難的事情。有趣的是兩家縣政府不約而同的都找到了智綱智庫,希望能找到一條適合本區域的科學發展之路。在和政府高層、企業家朋友的交流中,王志綱多次談到河南面臨的新機遇以及招商引資的新思路,詼諧幽默、通俗易懂的講話讓人記憶深刻。小編將錄音整理成文,各位看官且看老王如何破題中原,解讀河南新機遇。

王志綱談河南新機遇丨中原方逐鹿,博浪踵相蹤

我在多年前曾經說過一段流傳很廣的話,叫:“農耕時代的時候,平原地區最值錢;工業文明的時候,沿海地區最值錢;到了休閑時代的時候,山岳地區最值錢。”如今沿海和山岳都顯示出了強勁的發展潛力,那么平原地區就真的落寞了么?

人類文明進入近代以后,最直接的表現就是從農耕文明過渡到工業文明。農耕文明的時候,平原地區土地平整肥沃、利于種植,自然成了物產豐富、商賈云集的發達區域。但是到了工業文明的時代,沿海地區由于物流成本低,利于國際貿易,與外界的交流交易也更加便捷,從而先聲奪人,占據了這個時代的先機。


王志綱談河南新機遇丨中原方逐鹿,博浪踵相蹤

在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的過程中,沿海區域在外向型經濟的主導下成為了整個中國經濟的超級發動機。相比之下,很多內陸省份則顯得默默無聞,成為這一輪經濟狂飆突進中的看客,身處中原大地的河南,正是如此。

在大農業時代,河南是中國北方最具有代表性的區域,是群雄逐鹿、風云際會的戰略重地,星光璀璨,人杰地靈的文明高地,說“一卷河南志,半部中國史”毫不為過。河南這塊地方,是中華文明的發祥地,數千年的糧倉,風云變化的古戰場。在農業時代,這里是中華民族的文化沃土,甚至可以說是整個中華民族的超級IP。數千年來,這一地區的政治安危關乎著天下興亡,經濟起伏關乎著國家強弱,文化盛衰關乎著民族榮辱。

但是近幾十年來,隨著沿海經濟的大發展,整個河南變得有些落寞,還有很多負面的流言蜚語流傳于市井之間。就像是西方人看中國,看到的只是積貧積弱的中國,而忽視了她曾經的輝煌。今天伴隨著中國的崛起,我們看中原大地,也要用全新的眼光來審視。


我認為中原地區正面臨著一個千載難逢的大發展機遇,說起河南,大鄭州不能不提。鄭州在河南的地位既重要,又略顯尷尬,因為河南的名城古邑實在太多,神都洛陽和汴京開封在歷史長河中謂是風華占盡,而商丘、安陽、南陽等城市也各有風騷,鄭州顯得有些默默無聞。

然而隨著人類科學技術的不斷突破,特別是火車的產生,直接改變了很多城市的命運。鄭州,作為一個火車拉來的城市,如果沒有京廣線和隴海線的開通,就談不上鄭州的崛起,像鄭州這樣火車頭拉出來的城市,全國還有幾個。


王志綱談河南新機遇丨中原方逐鹿,博浪踵相蹤

我們從北往南看,石家莊——火車拉來的城市,鄭州——火車拉來的城市,武漢——火車拉來的城市,可以說“茫茫九派流中國,沉沉一線穿南北”。整個火車時代的到來,對中國幾千年來農耕文明所形成的城市,進行了一次重新分工和重新排列,由此在京廣線上就出現了一個大城市,就是鄭州。

但是近20年來鄭州有了一些衰退的跡象,例如:中國最大的糖煙酒博覽會曾經一直在鄭州舉行,這種大規模的博覽會是人流、物流密集的直接象征,90年代的鄭州火車隆隆,九州通衢,承辦這種大會自然不在話下,然而后來糖煙酒博覽會卻搬到了成都,為什么呢?因為人類到了航空時代,大家都變成坐飛機,而不坐火車了,綠皮火車仿佛已經成了上個世紀的產物。在這樣的大背景下,鄭州就難以抑制的滑向了衰退。

今天伴隨著高鐵時代的到來,鄭州因為交通而興的優勢會重新顯現出來,二十年的落寞也會被新機遇取而代之。

在中國坐飛機的體驗很差,經常取消或者延誤,非常不靠譜,而且限制很多。高鐵速度快不說,還不用提前一兩個小時去候車,車上還能辦公聊天,一點不耽誤。今天這個交通大時代也可以說是一個高鐵的時代,大鐵路系統再度成為了中國經濟發展的血脈。這還是建立在高鐵沒提速的基礎上,如果達到原本設計的每小時350公里的速度,那真的是車行天下了。

在這種背景下,鄭州的地位就會再度變得非常重要,中原地區也會隨之產生許多前所未有的機遇。工業化、高速城市化、互聯網化、人工智能化、立體交通化將會重塑鄭州,鄭州下一步的發展空間可以用“天高任鳥飛”來形容。

現在很多大企業都開始搶灘鄭州,特別是供應鏈和物流產業,他們對交通運輸成本的依賴非同一般,鄭州在這方面有著其他城市不可比擬的優勢,供應鏈和物流產業聚集后,下一步離岸金融等高端服務業的產生,也是可以預見的未來。

前不久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給了河南一個大獎:天地之中,雖然是給登封古建筑群頒發的,但我認為整個河南都可以打這張牌。可惜的是,這么大氣磅礴且有歷史感的一張好牌,沒人能說清楚她究竟是什么。我曾經和河南的領導聊過,誰有本事把“天地之中”變成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誰就贏得全球的市場,就能代言中國。

王志綱談河南新機遇丨中原方逐鹿,博浪踵相蹤


“天地之中”的核心究竟是什么?我認為首先是地緣優勢,河南位于中原,北通幽、燕,西接秦、隴,東達海、岱,南至江淮,距離大體相等,據河南則可以攝天下;其次就是以河南為代表、農耕文明時期的人類智慧,是我們老祖宗認識這個世界的工具與手段,包括天文歷法、民風民俗、天干地支、奇經八卦等等,這些傳統的智慧精華就是天地之中。

誰如果有魄力,有能力把“天地之中”這中國幾千年的農耕文明沉淀下來的精氣神,風雅頌、二十四節氣到琴棋書畫、詩詞歌賦等等全部說清楚,變成看得見、摸得著、可體驗的產品,找一個載體沉淀下來,我相信,全世界都會跑過來旅游,通過這個地方解讀古老中國的農耕文明和傳統文化。

王志綱談河南新機遇丨中原方逐鹿,博浪踵相蹤


所以,河南這個地方,落后只是暫時的,未來的潛力不可小覷。下一步的河南,除了硬性的東西要繼續做之外,還要做柔性的東西,就是千年農耕文明沉淀所形成的文化、藝術和生活方式。

任何區域的發展,都離不開一個戰略機遇期。曾幾何時,沉睡的中原大地上只能看到“黃河兩岸稻花香”,根本看不到出路,但現在不一樣了,隨著大鄭州的高速發展,效益和效能的外溢將給整個中原地區帶來發展的動能。

當然河南的崛起還有一個重要的條件,就是“鐵公基”的大力發展,鐵路、公路和基礎建設的遍地開花,拉近了河南大片腹地和鄭州乃至外界之間的聯系。面對這樣一個戰略機遇期,原本招商很難的地方,現在很有可能突然很火,商人們會把門檻都踏破了。


我最擔心是地方政府會延續老的招商思維,對項目沒有取舍,撿到籃子里都是菜。看起來是成績滿滿的,但實際上是“黃金當作黃銅賣”了,那將是非常遺憾的事情。未來的項目招商,一定要從 “王老虎搶親”變成“王員外招親”,看起來都是娶媳婦,結婚,但性質完全不一樣。

什么是“王老虎搶親”?就像過去十年很多的地產商,看中了一塊風水寶地,一下子就蜂擁而至,打著很多美麗的幌子,迎合政府的想法,最后掛羊頭賣狗肉,其實目的就是賣房子。一口氣拿了幾十平方公里的土地,這個城市的發展潛力也就被壓榨干凈了。

房地產要不要?要!但房地產絕對不是我們的主菜,是順帶的東西,是配菜,如果我們廣開門庭,來了我們都接收,撿到籃子里都是菜,那很多寶貴的資源很快就會敗光,最后搞得城市上不了新臺階。

過去的招商思維,就像是過去上百年甚至上千年所形成的農耕文明思維一樣,“三四畝地,一兩頭牛,老婆孩子熱炕頭”。在一個地方等了好久,好不容易有人來敲門提親了,以為給閨女找了門好親事,其實人家就是“王老虎來搶親”來了,最后把姑娘草率地嫁出去,甚至連對方的來路都不太清楚,簡直就是把閨女往火坑里推,這個不僅是對閨女的不負責任,甚至都算是家門不幸。

王志綱談河南新機遇丨中原方逐鹿,博浪踵相蹤

其實還有一種值得推薦的方式,我把它叫做“王員外招親”,就是把一個地方的價值挖掘出來,把核心能力和“魂”找到,相當于給自己的女兒梳洗好,打扮成國色天香的大美人,然后在這個基礎上做到有的放矢,讓外界認識到這里的戰略價值,最后引導、篩選、選擇我們認為理想的“女婿”,拋出繡球,這樣就可以有效地抓住這個戰略機遇期。

這個經驗之談不止在河南有意義,現在中國正處在新的戰略制高點,是名副其實的機會之國。無數老板、企業兵臨城下,敲門提親,但是如果政府不搞清楚,撿到籃里都是菜,到處都是房地產,看起來發展很好,但是不可持續,中國已經有不少反面的例子,事實證明這種招商方式對很多城市的元氣傷害極大,所以要有新的發展思路。

一個城市也好,區域也好,發展一定要“謀定而后動”,把“魂”找到,把方向和目標找到,把頂層設計做好,把路線圖設計好,我們才能夠把勁使到該使的地方。大家堅定不移的走下去,不走彎路,不走斷頭公路,這樣就一定會走出一條希望之路。

一年一度的草根大會將在3月17日于廣州白云國際會議中心舉辦,欲參加的朋友們可咨詢010-85560270或18911802977(手機即微信)

王志綱談河南新機遇丨中原方逐鹿,博浪踵相蹤

草根大會丨獻給不忘初心的開拓者們!

重庆时时彩官方手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