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綱工作室微信二維碼
王志綱工作室
微信號:wzggzswx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中文
ENGLISH
打造中國最好的戰略思想庫
行成于思
戰略切忌門戶之見:從林毅夫《吉林報告》惹爭議談起
路虎 2017/9/1


編者按:

國家提出東北振興戰略13年了,東北仍然塌陷。日前,林毅夫教授團隊發布的《吉林省經濟結構轉型升級研究報告(征求意見稿)》發布,引起爭議一片。


智綱智庫上海中心總經理路虎,從東北走出來,在區域戰略與企業戰略咨詢方面積累了近二十年的經驗。路虎博士從一個戰略咨詢實踐者的視角出發,撰文與大家探討,應該以怎么樣的理念與出發點進行區域戰略的分析與咨詢,希望對大家有所啟發。


正   文


本人是吉林人,早年在高校從事區域戰略研究,近二十年來在智綱智庫從事區域與企業的戰略咨詢。離開東北多年,一直心系家鄉,林毅夫《吉林報告》新鮮出爐,自然密切關注。本文從一個戰略咨詢師的視角,談談什么是制訂戰略的正確理念與出發點。



林毅夫《吉林報告》惹爭議
Controversy


8月21日,由林毅夫教授領導的北京大學新結構經濟學研究中心發布了《吉林省經濟結構轉型升級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吉林報告》”)的征求意見稿。發布會上,省委書記出席,省及各區市主要領導悉數到場,林毅夫在致辭中說,“希望新結構經濟學在吉林省的應用不僅能為該省的轉型升級樹下一個里程碑,也可以成為東北經濟和中國經濟轉型升級的一個樣板。”



次日,有媒體報道《東北經濟怎么辦?林毅夫給吉林開出一劑猛藥》,披露了《吉林報告》的主要結論:


1、診斷結果是:第一輪振興東北戰略是錯誤的“趕超戰略”,要振興東北,必須實施“比較優勢戰略”。


2、吉林的比較優勢戰略是:“揚長補短”,輕工業短板必須補上,必須先充分發展紡織服裝、家電與消費電子等勞動力密集型產業之后才可大力推進重工業。


3、如何補輕工業短板:承接沿海地區輕工業的產業轉移如天津的電子信息、江蘇的紡織服裝等。


4、吉林應重點發展五個萬億級產業集群:大農業、大健康、現代輕紡、現代裝備以及以新能源、新材料與新一代信息技術為核心的融合型產業集群。


此報道甫一發布,遭到強烈質疑。《吉林報告》課題執行負責人付才輝做出回應,并公布了長達437頁的報告全文及PPT稿,結果質疑之聲更甚。


首先是貼近市場一線的機構專家的猛烈炮轟。


前銀河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孫建波連續發文怒懟:


《林毅夫要把吉林帶到坑里?東北發展該發揮比較優勢還是補短板?》、《再致東北:靠補貼生造輕紡等產業園將貽害百年》、《振興東北不是扶貧,是要重振東北雄風》。


畢業于北京大學經濟學院、近距離接觸過林毅夫團隊的中信證券研究員簡練在知乎(Lian JIAN)發表評論:


《如何看待林毅夫就東北經濟給吉林省開出的“藥方”?》,逐條駁斥了林毅夫團隊為吉林開出的承接輕工業轉移的“藥方”,認為林毅夫比較優勢理論存在重大誤區。


學術界則從理論的角度提出各種質疑。


中國人民大學張可云教授從區域經濟學角度,發表《新結構經濟學適用于分析老工業基地問題嗎?》:


認為林毅夫的理論不適用于東北老工業基地,對東北問題的把脈也不準。


上海財經大學經濟學院院長田國強教授認為:


學者只應進行原則性的理論指導,不應給出具體的產業政策建議,因為學者沒有市場一線人士更了解具體情況。


在田國強等自由派經濟學家看來,林毅夫的新結構經濟學,及其自我標榜的“發展經濟學的第三波思潮”(第一波是結構主義政府干預,第二波是華盛頓共識自由放任,第三波是以林為代表的既要比較優勢又要產業政策),本質上還是走政府干預的老路。


媒體界、企業界及廣大公眾亦紛紛參與這場大討論,一時眾議滔滔。


客觀地說,《吉林報告》耗時一年,下了很大功夫,做了不少有價值的研究,為我們提供了一個很有啟發的分析角度,也點燃了各界人士對東北問題的關注與思考。拋開那些過于情緒化的攻擊,必要的爭鳴其實是好事,也應該為吉林省高層善用外腦集思廣益謀發展點贊。


那么,《吉林報告》為何引起如此強烈的爭議呢?



戰略切忌門戶之見

Strategy 



《吉林報告》之所以引起如此強烈的爭議,表面上看,是其理論方法與“藥方”的見仁見智之爭,深層次的問題則是:我們究竟應該以什么樣的理念和出發點來制訂區域戰略?


區域戰略的制訂,是一個全局性的系統工程,要綜合考察政治、經濟、社會、歷史、文化、科技等多種因素,需要跨學科跨專業進行系統集成,不能固守某個學科、專業或學派的門戶之見。而林毅夫《吉林報告》惹爭議的根源,即在于其固守新結構經濟學的門戶之見。


如果說戰略是一頭大象,那么,單純以一個學科、一個專業或一個學派為出發點來制訂戰略,往往是盲人摸象。


任何戰略的制訂者都難免帶有一定的局限性,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偏頗之處,誰都不能做到完美無缺。但是,作為戰略制訂者,必須有正確理念與出發點,首先要拋開學派的門戶之見。


制訂區域戰略,是一項實際的咨詢工作,而非學術研究活動。咨詢是以解決實際問題為導向,學術研究則注重理論建樹與邏輯自洽



為了解決實際問題,哪管什么學科、專業或學派,只要能有利于分析和解決問題,拿來為我所用便是,其最終目的當然不是為了總結或驗證某種理論或模型。學術研究則習慣于以某種理論為研究出發點,比如新結構經濟學派、比較優勢理論、GIFF法(增長甄別與因勢利導法),等等。


“吉林省經濟結構轉型升級研究”,如果作為單純從學術研究,比如作為一篇博士論文(《新結構經濟學在區域經濟結構轉型中的應用——以吉林省為例》),那么,林毅夫團隊的研究成果當然是無可厚非的。


然而,《吉林報告》不是單純的學術研究行為,而是為地方政府正式提供的可資決策參考的戰略咨詢方案。這正是其飽受質疑的根源之所在。


當然,有人會說,“吉林省經濟結構轉型升級研究”并不是“振興吉林戰略研究”,只相當于后者的一個專項嘛,所以這是一個專業問題而非戰略全局問題,林毅夫團隊以新結構經濟學理論為出發點似乎并無不妥。


事實并非如此。“吉林省經濟結構轉型升級研究”本身,已經是一個關乎區域全局的綜合性命題,是典型的戰略型課題。


在咨詢行業內部,有“信息咨詢——專業咨詢——戰略咨詢”之分。這是一個金字塔結構:金字塔底座是信息咨詢,如市場調研機構、數據信息公司等;金字塔中間是專業咨詢,這是咨詢業的主體,包括工程咨詢、技術咨詢、設計咨詢、IT咨詢、管理咨詢、營銷咨詢等;金字塔尖是戰略咨詢數量不到百分之一,其特點專門是解決綜合性全局性的重大決策問題

重庆时时彩官方手机app